卡塔尔vs厄瓜多尔

「影人安利」好莱坞新血——卢卡斯·赫奇斯佳作频出的星二代

前有甜茶,后有小卡,未能生在凤凰河、山谷风、小李子等新浪迭出的90年代,有幸遇见这两位也算是对咱们这代的些微弥补。

甜茶自不必多说,天生一张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长相,只要不随便糟蹋,估摸着靠脸都能吃一辈子。

但人家还偏偏就在演技上琢磨出一片天地来了,《CMBYN》结尾中他流泪的场景小编久久难以释怀,绝对是一场可以入选教科书级别的哭戏。

而小卡—卢卡斯·赫奇斯,估计不是太多人知道。和甜茶相比,他比较吃亏在没有一部戏份重、知名度高、受众广的商业大片。

07年正式登上银屏至今,小卡出演过的名声在外的作品也不在少数,最早的像《月升王国》,10万人观看过,目前评分8.3;稍后的像《布达佩斯大饭店》,65万人给出8.8的高分。

一部是和罗南妹子合作,提名过小金人的《伯德小姐》,他在里边饰演一位压抑自我,迫于形势交往女友的gay boy。

另一部则是荣获小金人影后和最佳男配的热门电影《三块广告牌》,虽然角色重要,扮演的是女主的儿子,但实际上戏份也并不太多。

真正让小卡崭露头角的还是2017年上映的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,这次总算算得上是获得了属于男二的戏份。

影片中有一段炸裂的表演小编记得很清楚。父亲过世的时间正好是寒冷的冬季,小卡向叔叔提议请挖掘机掘墓好让父亲早点下葬,但因为钱不够,最后父亲的尸体只能先存放在殡仪馆。

尽管小卡后续表现的一直很正常,吃喝浪荡一样不少。但某次晚上打开家里的冰箱,掉出很多冷冻的肉食时,他便开始变得不自然起来,怎么都整理不好现场,甚至于最后出现情绪失控。

记得去年获得银熊奖的咏梅说过一句话,她说:“接到《地久天长》的剧本前,我已经四年没有演戏了。我想我挺幸运的。”

的确,遇上一部和自己的气质、外形相契合的角色,这种运气真不是想来就来的。小卡能参演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已是意外捡漏,因为导演正好是他父亲的朋友,算是看着他长大的。

而在运气之外,有时候更多的还是看个人的眼力和取舍。好比艾玛·沃森拥抱了大IP《美女与野兽》,而放弃了通向影后桂冠的《爱乐之城》。

在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以后,小卡似乎逐渐得到了大众影评人的认可,随后终于迎来了成年后真正意义上第一次担任主演的机会,和多兰、戳爷合作《被抹去的男孩》。

但可惜的是,导演和编剧的功力实在差强人意。其实这二者就是一个人,乔尔·埃哲顿,他自编自导。

虽然剧情完整度和流畅度不够,但明眼人略微一看也知道,小卡是个演戏的好苗子,因此也就拿了后一年金球奖的最佳男主提名。

再提一句,多兰和小卡真的很适合组cp,多兰那一眼以及小卡那一甩手,超虐我的。也不知道导演兼编剧的那位是吃错什么药了,拆了cp以后,居然还让小卡和出卖他的渣男在一起,完全不可理喻。

放了那么多彩虹屁,小编还有一点点扎心的话要说,下方甜茶靓图保命,罗南党、甜茶党、小卡党不要刀我。

横向比较起来,罗南、甜茶、小卡,或多或少,在早期的演艺经历中都占了些许便宜:

1、和行业挂钩的家庭背景。罗南的父亲是爱尔兰当地知名度较高的演员,虽然他本人没拿什么重要奖项,但对圈内资源还是有比较多的接触机会。而甜茶和小卡的家庭成员、亲朋好友中也都有或编或导或演的资历,耳濡目染之下,在起跑线上就已经先人一步;

2、和本人年龄阶段相匹配的剧本和角色。罗南13岁出演的《赎罪》,里边的角色就是和她的年龄一般,兴趣爱好也相似;甜茶和小卡扮演的也都是学生、儿子一类符合现实生活中个人身份的角色。

这两点都无可厚非,毕竟越贴合自身越是能挖掘人物内心的情绪与触动。那种感同身受,也只有特定的年龄阶段才会有。

之所以将罗南从这里和他们两人单独分开讲,是因为她在《布鲁克林》里边就已经完美挣脱“童星”的枷锁,实现了向成熟演员可以多元塑造自身这一层次的迈进。

虽然只是提名,但即便只是提名,影后的门槛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触碰到的。影评人不是瞎子,就算是瞎子,瞎三次的概率也微乎其微。

他们在目前的状态中停泊得越久,享受的类似的称赞越多,那些由美誉构建起的壁垒和藩篱就越是难以击破。

最激烈的冲突会发生在他们试图离开舒适区时,那些曾经对他们青睐有加的,疯狂逐利的资本和沉迷于个人幻想的粉丝们,将首先对他们加以非难。

《哈利波特》系列的男主丹尼尔·雷德克里夫、《暮光之城》系列的男主罗伯特·帕丁森。